午後清茶

Soul-Prophet:

某位读者大大点的段子!我产出了!!
…………事实上爆了点字数【。】
真希望及岩日可以一直延续,这样我就可以掩盖我当天什么都没有写的事实了……【泥奏凯
请注意tag哟w


@某年某月某日:【假如小岩是女孩子的话】


*性转后的名字注意:岩泉 一→岩泉 二三【金田一系列脑残粉的恶趣味
*小岩男排球部经理设定……即使是女孩子,也有点没法想象除及川之外的人给小岩托球啊_(:_」∠)_


2009.冬


“动作快点啦拖拉磨蹭川!部活要迟到了!”
“?!小岩超过分诶,要不是我帮你擦黑板,你还要花更多时间吧?”
“把粉笔灰弄了满地还要我来扫的人闭嘴!混账川。”
“呜哇小岩这么粗鲁真的是女生吗?女孩子不可以说脏话啦——小岩!小岩你有在听吗?等下我嘛!”


那个时候他总是跟在她身后,时刻想追上去却又顿住了脚步。


2012.春高前夕


“抱歉,我来晚了——!最后一节课的老师拖堂。”


及川换好了队服,现在场上东张西望了有一会儿,才看见青梅竹马匆匆的身影出现在体育馆门口。岩泉以不似女性的、中气十足的嗓门打完招呼,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平缓呼吸;没办法,方才实在跑得太急。
及川很狗腿地凑过去向她献殷勤——啊不,是温柔体贴地给她递过水去:“喏,喝吗?”
“谢了。”岩泉放下书包,接过来灌了两口,随意抹了抹嘴。仓促中她未来得及换下制服,仅仅罩上了运动外套,衣沿下短短一小截裙摆随着她的动作一翻一翻的;一个令及川心痒的可爱细节。
她看着场上,“啊咧,京谷从今天起就结束禁闭了?”及川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气:“昨天来部室打过招呼了。一开口就惹毛了三年级。真火大。” 不说这个,要如何在比赛中活用这特立独行的小子也让他脑仁疼。
“当真?来来,我替阿松阿卷教训下他。”岩泉倒是兴致勃勃的模样。她蹲下身,拍拍手:“京谷!!过来一下!”
“………………小岩你真当他是狗吗。还拍手。”
“啰嗦!闭上嘴看好了,没用主将川。”
“噢噢新外号get!——等下重点不对……啊,真的过来了。”
京谷刚结束一轮扣球训练,在岩泉招呼可爱小狗似的“过来,过来”的鼓励中犹疑地往这儿挪:“岩、岩泉学姐好。”
“为什么只跟我的小岩打招呼?!及川学长呢!!”
连让他闭嘴都懒得讲,岩泉果断无视了及川,“京谷,刚才,最后一球很漂亮。”
“!……谢,谢谢。”
“嘛,那边那玩意儿啊,”她回头看了眼万箭穿心,倒地不起的及川,再度无视掉,继续道,“虽然这副模样,但好歹是县内第一的二传手,其他三年级也是比你多打一年排球的前辈,好好跟他们相处,知道了吗?”
“嗯。”
及川一骨碌爬起,插话进来:“还有还有,再跟三年级顶嘴的话,只要我们还在。你就别想上场喔。”
“……”
“为什么只回答小岩而不回答及川主将的话?!”
岩泉不得不有一次无视他,自顾自(并且稍微有些不爽地)踮了踮脚,摸摸京谷毛茸茸的脑袋: “嗯,很乖很乖。归队吧。”
“小岩你太宠他了!!!”及川主将痛心疾首道。岩泉不以为意,在他背上狠拍一记:“看不出来吗?就是因为你这烂人样,那孩子才戒备你啊。——好了好了!你想偷懒到什么时候!快去练习!”
“过分!疼!疼死了!小岩你一个女孩子哪来这么大劲——我知道了啦!我知道了!这就去练习!”
“知道就快去!春高要带着青城打进全国!!”


那个时候她总是站在他身边,不耐烦地拍着他的背催促他前行。


2012.毕业式


及川知道小岩喜欢把头发理得短短的。她原本一直留着刺猬般的短发;高三一年,却因应试的忙碌而没时间打理,到毕业时竟已蓄得挺长了,几乎快垂到腰间。
岩泉本人好像闲下来才发现长发的麻烦。就比如现在,她带着洗完澡后的热气,穿着运动系吊带衫和短裤,披散着一头乱糟糟还在滴水的长发,冲进及川的房间:“啊啊洗头麻烦死了!麻烦死了!!为什么这么麻烦!!!”
“……小岩之前都是怎么对付过来的啊?”
及川边吐槽边把毛巾扔过去。岩泉在他衣柜里翻找出两件(格外能凸显她美好胸型的)长袖T恤套上,因关门时不小心夹住了发尾而疼得呲牙咧嘴:
“要你管我,混账川!”
“是是~”
及川被骂倒也还乐滋滋的,梳子加吹风机地帮岩泉把一头长发打理成完美的蘑菇头,还拿了镜子过来:“看,小岩变得多可爱,多淑女!啊,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啦。”唉,某人是不知死活吗。
“是!啊!我一点都不可爱不淑女真是对不起你的审美!”岩泉本来还有点满意;到底女孩子嘛。这下可好,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她咬牙切齿地开揍,“所以你干嘛黏我黏了这么多年?还不赶快去找个像样的女朋友!”
及川躲不过,心一横决定反击,伸手去挠她痒痒。这么多年来岩泉的抗痒力丝毫没有长进,很快她就绷不住了,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哈哈,好痒,哈哈哈,住手、住手啦及川……别闹了!”
他识趣地停手,接住毫无顾忌地倒在他身上的岩泉和自己静谧鼓动的心脏。岩泉侧躺着,枕在他膝头,捋了把头发,“啊啊,又乱掉了。”她大大叹了口气,“打结了的话梳起来超痛超烦的,果然还是剪掉吧。”
“我帮小岩你梳就好了嘛。”
“你还能帮我梳一辈子啊?笨蛋。”
“我帮你梳。”及川的语气是连他自己也意外的固执,好像在跟谁赌气似的,“一辈子就一辈子。”


“……傻死了。”


岩泉丢给他一个白眼,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手臂里去,宣称她很困。及川还搂着她的腰。她柔软的胸/脯抵在他小臂上,随着她清浅的呼吸起伏。


这时候他们离得有多近,有多近呢?近到刚刚好,够他偷偷亲吻她乌润的发尾。


2020.冬


“这是什么?”
岩泉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多出来的戒指:漂亮朴素的白金心形。
“求婚。”
及川仔细地将戒圈推到指根。
“什么啊这,完全不懂。有你这么强硬的求婚吗。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别擅自替我决定啊,混账川。”
她一口气说完一大串话,凶巴巴地瞪住他。及川可怜兮兮,看上去快哭出来了:“所以?我被拒绝啰?”
“听人把话说完——但是,我决定答应你。”
“……咦。”他一愣。
“咦你个头!我说我答应嫁给你,好吗?及——川——徹——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他又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当即两步并作三步,上前不由分说把人横抱起来。
岩泉小小地惊呼了一声:“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她捶着他的肩膀,“快点放我下来啦!这样好丢脸!”
“嘿嘿。”
及川低下头,凝视着她露出心满意足的傻笑。
“我喜欢你,小岩。”
“!笨……!干嘛那么大声?”
行人都在冲这边善意地微笑。她羞得抬手就想给他一个爆栗,却因瞬间的不稳慌忙搂住了他的脖颈。及川紧紧抱着她,大步朝前走。
“小岩,不,二三,我喜欢你!”
“已经够了吧?别说了行不行?”感觉超害羞。
不够不够,怎么会够。“最爱你了!我爱你!!”
“啊啊,真是的……你这个人哦。——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Fin.


短发的小岩像贞德一样帅气!长发的小岩嘛……超可爱。绝对我理想型。想追。【不,请别告诉我妹子……虽然她其实跟小岩挺像啦XDDDD


岩泉学姐亲切的摸摸头和挠痒梗,灵感均来自p站。是之前看到的性转。对和及川的身体接触没啥异样感觉的小岩……这才是小岩啊,妹子也是这么的帅气。


没有表现出大王金字塔底层的生存状况真是抱歉了hhh,他也太可怜了吧w

评论

热度(33)

  1. 午後清茶Soul-Prophe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