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清茶

青火《逮捕》

愛青火的流星:

#r18






紐約入了夜依舊燈火通明人來人往的街頭,火神將一隻手隨性地插在褲兜裡,另一隻手則挽著運動包甩在肩上往前走著。


趁著下午放假一個人衝到街頭球場和幾個素未謀面的人打了場街球,久違的淋漓酣暢感滿足了火神因為工作積累過多疲累的身心。也因為如此,即便迎面而來的晚風吹著張開毛細孔的皮膚有些刺痛的冷,火神仍然步伐悠閒地走著,純黑色的運動外套敞開露出裡頭的薄衫。




紅髮的男人一個人散著步,拐進一個相比大馬路略顯狹小的街口,身旁的過路人少了一半以上。這個時間的小道路,還在路上的行人多半都急匆匆地快步走著,一心想趕緊回到溫暖的家中躲避逐漸降低溫度的室外寒風。




火神低頭從運動包裡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晚上九點四十分。有些尷尬的時間點,這時候回到家的話,做的料理該稱為晚餐還是宵夜呢?他一邊思索著,一邊通過轉換成綠燈的斑馬線。


一輛標誌著紐約警署所屬的公用警車在斑馬線前停下,低垂著腦袋專注於食物的火神並沒有發現,警車駕駛座的車窗緩緩搖下,穿著警服的警官正瞇起眼看著走到對面人行道上的他的背影,露出了玩味的神情。




青峰看著火紅色頭髮的男人逐漸走遠,將警車停到了路旁下了車。尾隨著男人走進更加少人的街巷裡,他出聲喊住了前面那個人。




「喂,前面的先生,稍微停一下。」


「嗯啊?」火神抬起頭將手機收進外套口袋,側過頭來看著叫住他的警?察,對方夜藍色的短髮及深海色的雙眸首先吸引住他的目光。火神先是悄悄地屏住了氣息,而後石榴色的視線才沿著警?察高大精壯的身體曲線環繞了一圈。




他看著那雙在夜色裡仍舊明亮的雙眸,露出了毫不示弱的淺笑。


「有什麼事嗎?警官先生?」火神側著身體輕笑,微微瞇起眼眸瞥向不遠處停妥的警車,腦袋偏了偏角度:「這麼晚了,警官先生還在巡邏?真是辛苦啊。」


青峰哈的一聲笑著,右手在腰際扠著,幽藍的目光環望了四周。




「紐約夜晚的街頭可是很危險的…一個人走小心遇到可疑人士啊,帥氣的先生。」青峰那低沉的嗓音在晚風中飄搖著傳入火神耳裡,火神微微擰起眉宇嗅到了一絲隱約的邪魅。他暗暗地往後退了一步,右手拽緊了運動包的背帶。




「──把可疑人士攔下來盤問不是你的職責嗎?」火神僵硬地笑著,眼睛迅速地撇了眼青髮警?察胸前的金屬名牌,「我說得沒錯吧…青峰警官?」


「喔,那當然了。」青峰擺弄著後腰掛著的鐵銀色手銬,嘴角邪氣地上揚。他昂起下顎打量著眼前逐漸警戒起來的紅髮男人,聲線更加刻意地壓低:「那麼咱們進入正題…現在我覺得你是這條路上最為可疑的人,你說我是不是需要盤問你一會?」




火神嗤之以鼻地笑了出來。


「我可疑?警官先生你弄錯了吧?我只不過是要回家──」


倏地竄到面前以些微的身高差俯視著自己的警?察令火神一時驚訝到忘了接下去質疑的話語。


青峰近距離盯著火神冒出一絲絲細小冷汗的臉,眼角的笑意讓這位氣場驚人的警官彷彿是剛捕獲到一頓大餐的黑豹,正睜著極欲大快朵頤的眼凌遲著毫無還手之力的獵物。




火神剛想退開,警官那隻膚色略深的左手便伸了過來猛地扣住他的雙手手腕,右手則將擺弄許久的手銬俐落地扣在火神手上。


「喂!我又沒做什麼!憑什麼把我銬起來?!」火神氣憤地扭動著手腕試圖掙脫,但警官的手勁遠比他想像中來得大。


他咬著牙瞪著蠻不講理的男人,伸出一隻腿踢向警官下腹,但受過特訓的警官輕而易舉地便躲開襲擊,逕自將火神拽拉著閃進一旁的陰暗死巷裡。




青峰不甚溫柔地將火神按在磚牆上,欺近的身軀阻擋了火神一切逃脫的可能。他瞅著火神怒火沖天的臉龐,伸出舌尖舔過唇沿,晶亮的深色眼瞳閃爍著令火神背脊發麻的亮藍色火光。




「──有沒有聽說過,昨天早上紐約警?察署長剛發布的新命令?」青峰微低下頭,湊在火神耳畔邊低語著。火神皺起眉無視耳邊溫熱的氣息及自身莫名引起的酥麻,掙動了一下再次被青峰壓制得更死。


「什麼新命令?讓警?察可以隨意逮捕善良老百姓的愚蠢命令?」


「哦,比那個更棒。」青峰一手輕易地抓住無法動彈的火神的雙手,一手輕柔地拂過火神因為憤怒而發熱的臉頰,略為強硬的力道挑起了火神線條完美的下顎。




「為了讓警民之間能更加友善親近,署長特地交代了我們──盤問完可疑人士確認其安全性後,可以給他們一個非常友善的親吻。」


本該是極為正當的言語內容,卻因警官本人低啞的聲嗓及略危險的表情,讓火神興起一股不安。他壓下內心的不知所措,勾了勾嘴角強迫自己瞪著警官的雙眼。




「──哈…什麼啊,還真是令人發笑的命令…放開,你沒有權利對我進行盤問,我也沒有義務必須接受你的箝制。」


火神甩了甩頭將扣住下顎的那隻手甩開,青峰不疾不徐地哼笑了聲,驀地湊上臉來。那雙咧著壞笑的唇距離火神僅剩五釐米不到。




「當然有的,親愛的先生。我覺得你可疑,就有權利盤問你、壓制你──親吻你。」


青峰更進一步地伸出一條腿卡在火神動彈不得的雙腿間,手指扳著被手銬禁錮的紅髮男人的雙手高舉過頭。


隨著動作而靠得更近的雙唇索性消弭了那幾近於零的距離。




火神感覺到男人的唇輾壓著自己,想要別開頭躲開親吻,腦袋卻被警官的另一隻手按住無法逃脫。他死死閉著唇瓣不讓對方得逞,然而青峰卻拉著火神的雙手繞到自身後頸,空出來的右手遊走在露出空隙的腰後,撩起黑色外套的下襬,鑽進薄T恤裡面。


火神為手掌與後背的接觸溫差而驚嚇地縮了一下,放鬆警覺的唇瓣被成功突破,警官的舌闖進去很快地揪住他的舌尖攪纏。




火神嚶嚀了一聲,倚靠著磚牆的身體有些發了軟。以外人的角度來看,被銬住的雙手環抱著警官的後頸、雙腿微微岔開貼近警官下半身、背後敏感的腰際還被一隻手掌來回撫摸著的紅髮男人,一分一毫抵抗的意識都不存在,甚至從那微弱的忍俊不住的低聲呻吟裡還能捕捉到些許的配合意味。




青峰捏住火神的下頜迫使他的嘴張得更大以承受更加深的交纏,靈活的舌尖技巧性地吸吮著口腔裡早已分不清誰的唾液。火神的喘息逐漸多了點鼻音,掃蕩著牙齦帶來的些微酥癢使他大腦空白,他無知無覺地摟緊了警官的脖頸,被揪扯得痛的舌頭隨著侵入的對方進退迎合著。




狹隘昏暗的小巷裡,若有似無的親吻聲響終於停止後,青峰退開舌尖盯著目光趨於模糊的火神,濡濕的嘴唇之間還牽連著拉長的唾液線,銀亮的水跡滴落在淡白色的T恤領口上,暈開成淺色的圓點。




青峰轉變成更深顏色的眸珠滾動著向下瞥了眼兩人貼緊的下半身,露出了得意的笑。他動了動腰胯,深色的褲檔已經撐起的勃發惡意地頂著火神同樣勃?起的地方,聽見紅髮男人無力又惱火的低聲怒吼。




「表現的很不錯嘛…接下來要讓我更愉快點啊。」


「Damn you…」火神粗喘著,在手腳都無法施展反擊的當下也只能用嘴巴逞強。青峰不以為意地聳肩,拉下火神的運動褲褲頭。




「好好向我證明你不是可疑人士啊…這樣我才能放你走嘛。」青髮的警官舔舔火神開始發汗的鼻尖,魅惑的低語無法阻擋地鑽進火神耳膜裡,帶起一陣顫抖。


火神瞇起佈滿水光但依舊攻擊性極強的雙眸,揚起一邊嘴角。




「──去死。」


青峰輕輕挑了眉,咂了下嘴,慵懶地緩慢地將遊蕩在對方後背的手掌滑進褲縫裡,猛然擒住那手感極佳的渾圓臀瓣時火神震了一下神情洩露出一絲驚慌。




「…看來你是不想走了。那麼就讓我們好好培養一下警民雙方的感情吧。」青峰貼著火神發紅的耳廓輕聲說道。




夜晚十點三十分,幾乎無人的道路上一輛警車孤伶伶地停泊在路燈旁,沒有人會察覺警車上的警?察先生不見蹤影。更不會有人察覺在不遠處一條晦暗的小巷裡,有一對正激烈交纏的身影。




「哈…哈啊…嗯哈…」火神靠在牆上的後腦隨著劇烈的晃動而摩擦著,微弱的燒疼此刻卻引不起他的半分注意。他的一條腿被抬起勾在男人腰後以便於動作更大的抽?插,男人持續不斷的強力頂撞早已消耗完火神的力氣。他的另一隻腳踏在地上虛軟著使不上半分力,只能倚賴著男人扶在他身上的手和背後的磚牆支撐全身重量。




青峰一面不停地扭動腰胯將粗長的性器來回進出貫穿著這副身軀,一面恣意地在半裸露的小麥色的肩頭上落下明顯的吻痕。火神的體內太過溫暖,緊緊包裹著死咬著自己分?身不放的後穴像甜蜜的成癮藥物,促使他一次比一次更加兇猛地捅進深處。




「啊…啊啊…不…嗯…嗯啊好深…」火神緊繃著身體輕輕顫抖著,火熱的硬挺的陰莖像要侵犯到最深處一般,每一次插入都比前一次更氣勢洶洶。他癱軟著身體攀在青峰身上,承受不了迅速累積過多的快?感而低泣著。


「不…不要了…哈…啊啊…啊…」他咬住在眼前晃的古銅色肩膀,十指撓抓著肩胛骨後的肌膚。


青峰悶哼了幾聲,雙手揉捏著正被自己幹著的挺翹的臀,將兩瓣渾圓扳得更開,讓粗?大的凶器更加深入地抽送。火神哭喊著夾緊了青峰,身體漸漸地往下滑,青峰順勢將他另一條腿也撈起勾在腰後,讓紅髮男人掛在他身上任憑他操。




「嗯啊…!哈啊那裏…!嗯…呀啊…別…啊啊…!」無意間頂到了某一點,火神陡地發出比先前都要甜膩的呻吟,儘管口裡仍抗議著但那雙長腿卻自動地纏緊青峰,迎合青峰的狂亂律動。


「嗯…還真是…喜歡口是心非啊。哈…!明明夾得這麼緊…」青峰急速地挺動著,瞥了眼頂在腹部已經濕漉漉的火神的分?身,嘲諷地一笑。




「很爽嗎?看你都興奮成這副德性了…」青峰握住火神的性器上下套弄,火神咬著下唇強忍住更加高昂的呻吟,流下歡愉淚水的雙眼恨恨地瞪著青峰。


「被我插得爽嗎?嗯?」警官噙著惡劣的笑意貼在咬牙隱忍的火神唇邊,下流的問語氣紅了火神的臉頰與耳根。火神死瞪著青峰不回話,身下交?合處噗啾的淫亂水聲卻間接代替他表達了快?感。


青峰滿意地笑著,狂暴的抽?插霍地停了下來。火神疑惑地瞅了他一眼,得不到滿足的小?穴無意識地收縮著。




青峰強迫自己將急欲抽動的肉?棒停駐在肉壁裡,不曉得等待著什麼。火神稍微扭動了一下,直到方才還向全身傳遞著陣陣酥麻快?感的後穴飢渴地張合著,即使火神再不願承認,但他的確渴望著青峰。渴望著他的佔有,他的侵犯。




「你、你這傢伙…哈啊!啊啊啊別突然…啊啊…」火神忍受不住開口時體內的陽具忽地開始了快速的挺動。他急忙箍緊了青峰的脖頸才不至於讓自己的身體滑落。青峰摁著他狂抽猛送每一下都狠狠地將他頂撞在牆上。




「啊…要…嗯啊…大…大輝…啊啊──!」


火神激動地喘息著,滅頂的愉悅將他推上一瞬間的高?潮,夾在兩人腹部之間的性器陡地噴發,黏膩的精?液沾濕了腹肌。


青峰頓了一下,低低地啐了聲旋即猛烈地吻住火神,將那一連串的誘人浪?叫全數封緘在嘴裡。他扭擺著腰將瀕臨爆發而腫脹的陰莖整根埋在因高?潮而急劇收縮的後穴裡,瘋狂而深入地操弄。




火神摟著青峰失神地跟隨著扭動吞吐那根熾熱的巨大利刃,肉?棒最後一次捅進最裡面並停留住時,溫熱的液體一波波沖刷著內壁流淌進更深處。


火神發出饜足的喟嘆收緊穴?口,小腿摩娑著扣緊青峰腰後的肌肉。尚未抽出的性器堵住了白濁的出口,巨根連同精?液盡數留在了體內填滿了空虛的小?穴。火神慵懶地將下顎埋在青峰肩窩裡,享受著高?潮後的暈眩餘韻,將重量都交付在青峰身上。




青峰閉著雙眼不發一語地平復喘息,須臾他忽然笑出了聲。火神抬起眼瞟向他,只見青髮男人笑得開懷,捧住火神還透著緋紅的臉頰便擒住了那雙唇。


這一次他們緩慢而煽情地勾纏著彼此,濕吻令唾液從嘴角汨出,滑落到印滿吻痕的頸間。




青峰依依不捨地退出舌尖,不盡滿足的唇還在一下一下地啄吻著有些紅腫的火神的唇。他將額頭頂在火神凌亂的瀏海前,鼻尖親密地相互磨蹭著。




「──你輸了,寶貝。」青峰略顯得瑟地宣布道,引起了火神的不滿。


「我才沒輸。」


「不,你輸了。你喊了我的名字,所以是你輸了。」青峰愉快地撫摸著火神腰後的凹窩,嘴唇又開始不安分地到處留下痕跡。


火神抱住青峰的腦袋任由他在胸前啃咬舔吻,他盯著因為激烈運動而扯出紅痕的手腕,還是不服輸。




「我真喊了?沒什麼印象啊。」


「喂喂,難道你還想賴帳嗎?我可是很清楚地聽見你一邊高?潮一邊喊我“大輝”的啊。」


「好了好了閉嘴我知道了!」


火神扭曲著臉用手銬敲了敲青峰的後腦杓,將手抬高繞開青峰脖子。




「我可是冒著丟人現眼的風險陪你玩逮捕遊戲的,明明是我比較吃虧…話說快解開手銬啦。」


「是是~你自己不也玩得很開心?」青峰從半掛在膝蓋窩的褲子後口袋裡摸出鑰匙,解開折磨了火神好幾小時的手銬。火神一巴掌拍在他後腦門上。




「我才沒…我那是在配合你誒!」


「你之所以配合不是因為你也很喜歡?」


青峰痞痞地問,火神被質問得滿臉通紅,底氣不足地反駁:「誰喜歡…誰讓你老嚷著要玩…!我只是…!」


「OK,你不喜歡行了吧?不過我喜歡。」青峰揚起嘴角,語畢還刻意頂了頂被兩人忽視已久的埋在火神體內的東西。火神被頂得說不出話,感覺到體內的性器沉澱半晌又有了漲大的跡象,他不敢置信地瞪著青峰,卻無法阻止性器逐漸的灼熱與輕微的挺動。




「我們暫停喜不喜歡的問題吧…現在有更需要我們一起解決的急事。」青峰邪邪地低道,火神還來不及回答便被重新抱起。青峰將滑落了一半的外套拉上蓋住火神的肩,提起褲子抱著火神以結合的姿勢往外走。


火神慌亂地反射性勾住青峰的肩,蠢蠢欲動的分?身隨著步伐小幅度地戳刺著內壁,火神呻吟了一聲瞟見路燈,瞬間通紅了臉,紅暈很快地蔓延到全身。他低下頭默默地忍受著身體深處撓癢似的刺激。




「你…嗯…到底要幹嘛…哈啊…別、別再動了…大輝…!」也許該慶幸的是現在路上一個路人也沒有,否則被看見的話火神大概有段時間都無法在紐約街頭上抬頭挺胸地走著了。


青峰惡作劇般刻意加大了步伐,肉?棒隨之抽?插得更深了些,火神咬住青峰的肩頭權當洩憤,卻無法遏止後穴渴求地收縮企求更激烈的填滿。在大街上交?合的羞恥感令火神的敏感度更上一層,就連青峰在走動時晃動輕輕拍打著臀縫的囊袋都讓火神想要更多。




「到底…要去哪…嗯…」火神迷亂地趴在青峰肩頭,喘息又開始紊亂了起來。青峰吻了吻火紅色的髮絲,加快腳步使火神愈發難耐地溢出呻吟。


「去車上。因為我會幹到你走不動路。」青峰低沉色氣的嗓音貼在火神耳畔纏綿著,火神被這充滿著佔有慾的鹹濕話語刺激得穴?口一縮,這次輪到青峰低吟了一聲。




「啊…那就…哈啊…快點…」火神斷斷續續地呢喃著,在這期間青峰已來到警車邊。他打開後座車門將火神丟進去,自己也爬了進去並鎖上車子。


火神主動張開雙腿將青峰勾過來壓在自己身上,青峰扶著殷紅腫脹的肉刃頂在收縮的穴?口,用力挺進一路插入到最深處。




「啊啊…大輝…好棒…啊…哈啊要…要更…啊啊…」


「更深更快一點?」青峰壞笑著,使勁一頂連同兩個人的身子都往前挪動了點。


火神只是呻吟著,小?穴痙攣著企圖將巨大的陰莖含得更深。


「那就…插入到最深,讓大我爽到暈過去好了…!」


「哈啊啊…嗯…啊…下流…」




警車劇烈地晃動著,燈光不明的照射下只能隱約瞧見裡頭糾纏的身影。




火神在今晚第四次高?潮後體力不支地昏了過去,青峰吁喘著賣力抽送了十多下,將性器深埋在浸潤了大量液體的穴裡射?精。即便主人已經失去意識卻仍然努力收縮著的後穴咬緊抖動的粗?大肉?棒,青峰一邊射一邊又忍不住抽?插衝撞了幾下,剛從鈴口?射出的濃烈濁液隨著抽撤噴出穴外,流進淫亂不堪夾著兩顆囊袋的臀縫。




青峰舒服地歎息一聲,弓下?身體摟緊火神。




「你果然很危險啊…寶貝。」


看來我得一輩子銬住你了。




他在汗濕的紅髮上落下綿密的親吻。




END



评论

热度(215)